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保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03|回复: 0

台湾社会转型——罗家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7 18: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段时间台湾自由行开放后,不少大陆观察者到台湾,比如韩寒、李承鹏,都发表了一些对台湾社会转型后的观察,新周刊还出了一个专辑叫“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但台湾人对很多赞美之辞似乎不太买帐,还有人写了“台湾最丑的风景也是人”以为回应。这说明台湾社会转型的经验引发大陆一定的兴趣,但对台湾的观察却见仁见智。作为台湾社会转型的亲历者,也对大陆社会发展有亲身的参予与体验,我希望能提出一些较客观的观察,个人以为台湾提供了几个重要的经验,可以作为他山之石的借鉴。

首先是中国人是能实行民主制度的,台湾和大陆同文同种,又经历十分类似的社会、经济发展历程,所以台湾经验有较高的参考价值。而且伴随着社会转型而有的民主化毕竟是大多数后进国家超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共同经验,除了少数例外,如新加坡(但新加坡毕竟只是一个城市,借鉴意义不高),大陆也应该会走上这条转型之路。

二是民主制度只是整个社会转型中的一环,所以我喜欢使用“社会转型”一词,而不想太突出民主化一辞。民主制度建立只是政治制度的转型,这二十年来台湾在政治制度上确实开放了、自由了、民主化了,但社会、司法制度上却有些跟不上,经济制度上,台湾经营之神张忠谋最近更感叹这二十年来愈来愈保守,所以经济被“台湾民粹主义”绑架而渐趋封闭。政治、社会、经济制度的背后更有行为的演化,除了强调自治、自我选择、公共参予与个人权利外,配套的还有多元、包容、自由、强调同情心、同理心、少斗争、多协商,因此加强了人权的概念,这些当然可以归纳为广义的民主精神和民主生活方式。同时转型更需要自我管理、自组织能力、自我负责以及志愿者行动。除此之外,行为和结构是同步演化的,一起产生制度创新与变化,所以相应这些行为的还有人际关系及社会结构的变化。台湾在经济制度上远远落后,台湾人在自我管理、自我负责的行为上仍嫌不足,台湾政客在少斗争、多同情上更是跟不上政治制度的变化,所以不协调的现象还是很多。很多国内论者喜欢非左即右地支持民主或反对民主,都是把复杂的社会转型过度简化思考的结果,不想认清社会转型的本质,对民主制度的顺利运作其实是极大的伤害。

其三,民主制度的建立需要“钱”的基础,台湾从解严、开放党禁、报禁到全面选举制度建立,刚好是平均国民所得从六千美元到一万三千美元的时间,中产阶级人口成长到过半人数,韩国也差不多是在这个区间中发生这一波社会转型,因为有了相当数量的中产阶级才提供了社会转型较坚实的基础。

其四,民主制度的建立需要长期的“伏笔”,非一蹴可成,台湾在民主化之前一直保持着基层选举,也有“慈济功德会”这样较为发达的民间组织,更在解严之后有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社会运动,这些都训练了人民自组织、自治理的能力,对台湾社会转型的平顺成功贡献很大。观察大陆社会,最值得警惕的是我们社会的志愿者精神不够,民间自组织也不发达,这是民主化很大的障碍。

第五是民主制度不是万应灵丹,更不是一切改革的因,反而是行为与结构演化进程中的果,好的制度当然又促成了更多好的行为与结构的演化,但即使到今天台湾社会转型后还是有一堆新、旧问题要解决。然而这期间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却大半被解决了,以美元计算的平均国民所得在经过十年的相对停滞后又在2004年恢复成长,如今已接近23000美元,所以这二十年的社会转型就“超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阶段任务而言还是必需的,台湾也不像一些国家上百年也转不出这陷阱。系统演化是不断进行的,当然上一阶段的超越并不是长治久安了,而是新的挑战又来了。

最后,民主最怕的就是头脑简单的人当家作主了,变成民粹政治,每天搞对立,喊打喊杀。在九零年代台湾人的行为追不上政治制度的快速转型时,民主也很不成熟,知名本土心理学家黄光国还写过一本“民粹亡台论”表达忧心。社会转型不是制度建立就有了,更不是由上而下“顶层设计”就有了,主要靠的是由下而上的行为与结构的演化,所以大家走出家门去作一个志愿者,参予自组织活动,才是真正推动民主事业的不二良方。

如果我们都能走出家门作一个志愿者,开始参予一些公共事务,中国社会转型的基础就成熟了,这个日子很快就会来。但如果我们只是白天作三聚氰胺产品,晚上当正义天使到网上乱骂一通,民主制度只会带来民粹,带来又一次文革式灾难,就像很多南美国家,比如阿根廷,最近又是一波经济衰退和恶性通膨,从二十世纪初的世界最富国行列到现在,一百多年转不出中等收入陷阱。

健康的社会一定是一个有适应能力、有制度创新能力,也就是能够由下而上自我演化的社会,也一定是政治权力、社会权力、经济权力三权平衡的社会,任何一权的过分垄断都会让社会失去适应演化的能力。而台湾这二十年社会转型就和任何民主政治加资本主义社会一样,都有危机让经济权力独大,这正是管理学大师明茨伯格认为美国之所以在这十几年内深陷危机的原因。台湾今天,很多人会以为郭台铭的权力超过了马英九,这是一样的道理。但民主化后,台湾的社会权力在不断上升,使得原本被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压抑很深的社会权力得到平衡。郭台铭在大陆造成十三连跳的自杀时,台湾五百教授联名抗议,说他是台湾之耻,郭也只好虚心认错,再有权力的人在其他权力制衡下也不会过份傲慢。让社会权力增强,使之与政治、经济权力更为平衡,我以为或许是台湾这一波社会转型最重要的成就。

大陆台湾虽然同文同种,台湾经验的借鉴意义特别有价值,但毕竟大陆有一些不同的历史进程,地方大的多,人口多的多,所以大陆的社会转型之路还是要自己摸索、创新才能得到。台湾转型过程中的成功之处值得参考,失败之处则值得警惕好少走弯路,予其台湾好、台湾坏的争辩不如客观分析台湾这二十年来的转型经验,才能得到对大陆转型有价值的建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邮箱:diaoyudao9866@126.com|世保盟:13806045142|保钓论坛 ( 湘ICP备11011102号 )  

GMT+8, 2021-9-29 10:23 , Processed in 0.15853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